每日推荐

美国电子钱包崛起对银行卡支付体系的影响几何?

伴随着美国电子钱包的快速崛起,其对银行卡支付体系带来了深远影响。

摘要

美国电子钱包与银行之间竞争/合作并存。1)电子钱包与银行开展业务合作、基于银行账户体系运行、亦是银行的高效分销渠道——电子钱包无法直接为用户开设银行账户、吸纳存款,银行仍是电子钱包的底层资金来源;但电子钱包获客成本相对较低(20美元 vs 商业银行350~1,500美元)、运营效率相对更高,能够帮助银行触达更广泛的用户群体、为现有金融服务体系提供有效补充。2)电子钱包与银行竞争入口地位、或推动产业链再分工,中小银行有望显著受益——领先的电子钱包可凭借入口地位建立较强的议价权、在选择后端业务合作银行时占据主动地位,而率先与电子钱包合作的中小银行则有望伴随电子钱包的成长而获得份额的提升。

与卡组织更多体现为合作而非竞争关系。1)电子钱包有动力实现“自清算”、降低交易成本。“自清算”模式下,电子钱包net take rate可达2.5%~3.0%、甚至更高,而若用户使用绑定的银行卡完成支付,则电子钱包需向卡组织/收单商分别分润~10%/~70%、net take rate或仅有~0.5%。2)电子钱包仍需卡组织赋能、较难实现对其“脱媒”。卡组织是全球支付产业的重要基础设施、连接了各国的用户/商户/金融机构、支付网络规模效应强大,电子钱包仍需接入卡组织、依托后者资源/技术赋能实现自身的快速发展。

卡组织/银行布局电子钱包业务以抵御潜在冲击。1)美国领先的四方清算卡组织Visa/Mastercard正加码线上快捷支付功能、拓展与全球各大电子钱包的合作,以更便捷高效的支付功能、更广泛的支付网络来应对电子钱包的爆发式发展。2)银行合作共建P2P转账网络Zelle以及加码自身掌上银行APP投入,以与电子钱包竞争用户移动支付的入口地位。

风险

监管力度超出预期;行业竞争加剧;新兴技术“破坏式创新”。

正文

银行体系仍是基石,掌握用户的电子钱包或将有更大议价权

电子钱包受牌照限制,不能直接为C端用户开设银行账户、吸纳储蓄资金,因此并非银行及卡组织体系的同业竞争对手,电子钱包仍需基于银行账户、银行卡及卡组织运行。同时,与银行相比,电子钱包的获客成本更低、运营效率更高,因此更能够切入银行金融供给不足的下沉市场,成为银行的分销渠道、触达更广泛的用户群体,是传统金融服务体系的有效补充。

然而,成为用户支付入口的电子钱包在与银行的合作关系中拥有更大的议价权,以用户触达、运营能力为支点,或将推动行业的再分工。

电子钱包基于银行体系之上运行,是其高效的分销渠道

电子钱包是银行账户、银行卡的聚合支付工具,同时有内部的用户钱包余额账户,而其底层资金来源、账户余额托管方为银行。目前,电子钱包的底层资金来源主要可分为以下五种,均需与银行合作才可实现。在合作过程中,电子钱包为用户提供了银行账户、银行卡、资金管理等功能,而合作银行则借助电子钱包渠道触达消费者、实现开户吸储。

►1)电子钱包直接绑定银行账户:用户使用银行账户充值到电子钱包的账户余额、将余额提现至银行账户,均需通过自动清算所(ACH)完成。ACH是净额结算(Net Settlement),即每日定期计算各银行在期间内收到的收款金额总数,减去付款金额总数得到净头寸,并发出指令引导各银行按净头寸转入/转出资金,完成清结算。由于传统ACH每天对账时间窗口在1次左右,指令发出-接受-资金清结算也需要一定时间,因此电子钱包提现至银行账户往往需要1~3天事件,但ACH通道费用较低,单笔提现仅需向ACH支付~5bps的费用,因此电子钱包承担了该费用、向用户免费提供ACH提现功能。

►2)电子钱包联名发卡:电子钱包与银行合作发卡,其中电子钱包拥有C端流量、承担银行卡分销渠道的职能,银行则负责提供用户底层的银行账户、信用卡贷款资金、FDIC银行账户保险覆盖等。由于电子钱包帮助银行卡进行分销,因此在信用卡合作项目中,电子钱包能够获得一部分interchange fee(用户持卡在电子钱包服务的商户处消费)、以及循环信用利息和延期罚款费的分润。同时,用户在电子钱包内即可管理联名卡余额、完成还款等,无需登录银行APP。

►3)电子钱包提供银行账户功能:部分电子钱包玩家通过与银行合作,目前正计划上线银行储蓄账户(Savings account)功能,通过提供有息存款来吸引用户留存资金,而银行则可以借助电子钱包作为分销渠道来触达用户、获得用户存款。以与之类似的PayPal预付借记卡为例,用户可在预付账户之外开通储蓄账户,由Bancorp负责提供账户和存款利息,由PayPal将账户集成、提供前端用户入口和管理界面,从而间接为用户提供了“有息账户”。用户存款资金<1,000美元则可享受年化5%的存款利息,超过1,000美元的存款年化利率(APY)降低至0.5%。目前,Google与Citi、Stanford FCU合作,提供名为“Plex”的钱包账户,用户通过选择后端开户行,可开通Google Plex支票账户(Check account)和储蓄账户(Savings account)。

►4)电子钱包提供用户资金余额账户:用户可向电子钱包资金账户充值、类似预付卡,方便用户进行P2P转账、C2B支付。用户在资金余额账户中的留存资金即为“备付金”,但与中国第三方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缴存不同,美国电子钱包通常将用户资金集中存放在一个或多个银行账户中,同时能够获得一定的存款利息,而用户钱包账户余额则不享受利息。

►5)电子钱包绑定第三方银行卡:用户将银行卡与电子钱包绑定,在付款时直接调用银行卡账户内资金,同时,用户将电子钱包账户余额即时提现(instant transfer)至银行卡账户时,由Visa、Mastercard等卡组织提供快速提现功能,并保证发卡行在半小时内让用户可以使用该笔资金,而电子钱包则向用户收取1%~1.5%的手续费率。

另一方面,电子钱包C端的获客成本、运营成本相较银行更低。美国商业银行单个分支机构(Branch)的运营费用持续上升,自1966年的47万美元上升至2019年的568万美元,而电子钱包基于低获客成本(Cash App获客成本~5美元),能够通过与银行合作触达更广阔的消费者群体,为现有金融服务体系提供有效补充。同时,电子钱包在APP内部构建了包括钱包余额账户、银行支票账户(Checking Account)、银行储蓄账户(Savings Account)在内的多层次资金账户体系,进而吸引用户转入、留存资金,提升用户的钱包平台生态参与度。

电子钱包与银行竞争/合作并存、或将推动行业再分工,中小银行有望受益

电子钱包尽管目前需要基于银行体系来拓展业务,但作为移动支付的入口、有更强的用户粘性,是传统银行渠道的竞争者,领先的电子钱包可凭借入口地位建立较强定价权、或推动产业链再分工。例如,电子钱包在联合发卡项目以及即将推出的银行账户服务中,由第三方合作银行提供后端账户,而用户则在电子钱包中完成开户、账户管理等操作。

在此模式下,银行的金融产品通过电子钱包渠道触达了用户,但电子钱包平台的用户粘性或更强、在选择后端合作银行时或占据更主动的地位,而率先与电子钱包合作的银行有望伴随电子钱包增长而受益。

整体看,美国存款、发卡行业的市场集中度较高,而电子钱包在发卡行合作中往往与规模相对较小、市场份额排名靠后的中小银行合作,而中小银行则在一定程度上可享受电子钱包发展带来的红利:

从市场集中度来看,在存款行业中,美国前四大银行占据了44%的市场份额;在借记卡发卡行业中,以消费额计算,2020年前三大发卡行占据了~30%的市场份额;而在信用卡发卡行业中,以待偿余额计算,2020年前三大发卡行占据~40%市场份额、前五大发卡行占据~60%市场份额。

在借记卡市场中,由于Durbin修正案对总资产超过100亿美元的银行所发行的借记卡设置了手续费率上限(不受监管时发卡行借记卡每笔分润1%~1.5%+0.15美元,受监管时每笔0.05%+0.21美元),电子钱包在与合作银行发行借记卡时,大多选择总资产不超过100亿美元的中小型银行开展合作、规避Durbin修正案对借记卡发卡行interchange fee分润的监管限制。以Bancorp为例,截止1H21其总资产达65亿美元,是PayPal借记卡多年的合作银行,2018年PayPal旗下Venmo与Bancorp发行联名借记卡,而同年Bancorp借记卡消费交易量重新开始快速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