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推荐

中国财富管理2030三部曲之资管篇:迈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我们重新定义中国大财富及大资管产业链 (参见《中国财富管理2030三部曲之综述篇:大产业、大变局、大机遇》),资产管理作为中游重要环节,正迈入资管新规落地后的高质量发展新阶段,我们看好:1)产品端业绩出众、具有先发优势的领先公/私募基金;2)一二级市场研究能力突出、协同投行资产创设及财富管理客户资源、整合公募/资管/PE业务构筑大资管服务体系的头部券商;3)渠道端优势显著的零售银行理财子/互联网平台旗下持牌资管机构。

观点聚焦

► #1 我国资产管理当前及未来规模?

我们测算2021年末资管行业AUM 132万亿元,在监管明晰营造的健康发展环境下,伴随市场改革带来供给端扩容以及财富积累推动需求端提振,我们预计2030年中国资管行业AUM有望达300万亿元(2021-2030e CAGR 9.5%),其中:资金端——个人贡献最主要增量(CAGR 11%/占比44%),资产端——上市股票/标准化债券贡献三分之二的AUM(CAGR 16%/10%);产品端——公募/私募基金增速领跑(13%/11%),公&私募/银行理财/保险资管合计贡献四分之三AUM。

► #2 资管行业当前及未来收入空间?

我们测算各类资管品合计的管理费及业绩报酬收入有望从2021年的6,889亿元提升至2030年的1.6万亿元(2021-2030e CAGR 10%),其中基金公司/私募基金合计贡献超七成、增速较其他资管机构更高;剔除向财富管理渠道支付的客户维护费后,资管净收入将达1.4万亿元,为大财富及大资管产业链中收入占比最高环节。

► #3 影响竞争格局因素及格局展望?

融资体系/监管环境/客户结构/分销格局及激励机制等因素共同决定了各国资管市场的竞争格局,其中银行凭借产品/渠道/资金优势长期在我国资管业中占据主导地位。往前看,伴随渠道端互联网及第三方/头部券商崛起,产品端权益资产受青睐、养老/固收+等特色产品发展,技术端数字化程度持续提升,政策端行业高质量发展定调、个人养老金/买方投顾试点等改革推动,我们认为头部券商/公&私募基金为代表的非银系资管机构竞争力或进一步增强。我们认为,短期行业竞争或有所加剧,但长期而言集中度提升将是不变的趋势。

►  #4 行业竞争中如何才能脱颖而出?

基于对国内外领先资管机构的观察,我们总结六大能力:产品—顺应趋势/打造拳头产品;投研—投资为本/长期业绩出色;渠道—内外并举/布局增量资金;人才—以人为本/完善激励机制;组织—战略前瞻/灵活组织架构;技术—持续创新/强化科技赋能。

►  #5 如何看待资管机构的估值水平?

复盘海外上市资管机构估值,我们认为不同机构估值高低或受资管规模/产品结构/盈利稳定性等因素影响,而同一机构在AUM及盈利增速更高的阶段通常享有更高的估值溢价(详见正文)。

风险

资本市场大幅波动、监管不确定性、行业竞争超预期。

正文

#0 重新定义中国大财富及大资管产业链

我们重新定义中国大财富及大资管产业链,从上游的财富管理、中游的资产管理、到下游的资产创设及交易所,以及底层的交易及资本中介服务、金融信息数据服务/金融IT、资产托管/保管/外包服务等,我们测算中国大财富及大资管产业链收入规模有望从2021年的1.6万亿元提升至2030年的3.5万亿元(2021-2030e CAGR 9%)。我们认为,产业链中连接资金/产品/资产端的各类专业机构正拥抱黄金十年发展机遇期。参见中金非银及金融科技组报告《中国财富管理2030三部曲之综述篇:大产业、大变局、大机遇》

本篇为三部曲之资管篇,聚焦在大财富及大资管产业链的中游资产管理。整体而言,我们认为,资产管理作为大财富及大资管产业链中游的重要环节,正大跨步迈入资管新规落地后的高质量发展新新阶段。本篇报告中,我们分别围绕AUM规模(#1)、收入空间(#2)、竞争格局(#3)、核心竞争力(#4)、估值体系(#5)、投资机会(#6)六大章节展开全方位讨论。

#1 我国资产管理当前及未来规模?

我们测算2021年末中国资产管理行业AUM规模达132万亿元,伴随市场改革带来供给端扩容、财富积累推动需求端提振、叠加监管明晰营造的健康发展环境,我们预计2030年中国资管行业AUM有望达300万亿元(2021-2030e CAGR 9.5%),其中:1)资金端——个人贡献最主要增量(规模增速11%/占比44%);2)资产端——上市股票/标准化债券合计贡献三分之二AUM(增速16%/10%);3)产品端——公募/私募基金增速领跑(13%/11%),公&私募/银行理财/保险资管合计贡献四分之三AUM。

三个维度剖析我国资产管理行业规模

2021年末我国资产管理规模达132万亿元。资管机构通过产品的创设和服务的提供,将不同风险/收益特征的资产与多样化的资金相匹配,以满足居民和企业的投融资需求。我国资管行业自2018年资管新规破刚兑、去通道、去非标以来,当前随着新规过渡期结束正迎来规范化发展的新阶段。从资管产品出发,我们测算2021年简单加总的资管行业规模达132万亿元(2015-2021 CAGR 8.4%),其中通道业务规模占比已不足5%、较2018年通道规模占比的23%明显下滑[1],我们测算剔除通道后2021年末资管行业规模约126万亿元,从产品/机构、资产投向、资金来源三个维度分别来看:

► 产品/机构维度:公募类型产品规模占比逾四成、基金公司占比近30%。1)按产品募集方式来看:银行理财及公募基金为代表的公募产品规模合计55万亿元(2015-2021 CAGR 13%)、占比41%(vs.2015年32%),资金信托、保险资管、各类非公募资管计划、私募投资基金为代表的私募产品规模合计77万亿元(2015-2021 CAGR 6%)、占比59%;2)按管理机构类型来看:去通道转型背景下券商资管、信托的规模占比下滑明显,基金公司(37万亿元/占比28%)、银行(29万亿元/占比22%)、私募投资基金(20万亿元/占比15%)、保险资管(20万亿元/占比15%)贡献主要规模。